当前位置:骆湖顶丘网>黄金>正文

周恩来尊重妇女,于细微处见精神

2019-08-09 11:56:12 来源:骆湖顶丘网

早在1926年3月8日,周恩来在广东汕头妇女界举行的“三八”妇女节庆祝大会的讲演中就指出:“妇女运动是制度的革命,非阶级的或性别的革命。”

1948年9月,中央妇女工作会议在中共中央所在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周恩来在会上作了关于时局问题的报告。他在报告中指出:妇女担负着两种生产任务,一是物质生产,一是为人类繁衍延续的生产。后一种生产是男子所不能代替的,是光荣的。男同志不能鄙视女同志。女同志更不要自卑。周恩来还说,怎么能歧视妇女呢?我们的母亲就是妇女。今后,如果有人再要歧视妇女,你们可以对他说:歧视妇女就是歧视你自己的母亲!

1963年4月12日至5月16日,刘少奇率团成功出访了亚洲的四个国家;5月22日回到北京,在机场受到宋庆龄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各界五千多人的热烈欢迎。《人民日报》在5月23日发表了有关的新闻和照片。周恩来在当天下午翻阅报纸时敏锐地发现,照片做了剪贴处理,剪掉了几位妇女和民主人士的像。他气愤地斥责道:“岂有此理,荒唐!”并吩咐秘书把摄影师和有关人员找来,严厉批评说:“今天报纸上的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照相就是要反映真实,因为这不是艺术片。你们是伪造照片,是‘客里空’那一套。这次机场欢迎,请了一些女同志,发表一张满堂红照片多好,可是,人来了都被你们剪掉了。我反对这样的做法!”周恩来还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党的新闻事业,不允许弄虚作假,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实事求是。你们这次捅的漏子可不小,回去以后要好好讨论,共同吸取教训。”

一气之下,司机竟准备将乘客送回出发地,当车辆驶上绕城公路后,两人又发生了争执,随后在高速公路上打了起来。其间,司机将乘客随身携带的一个包也扔在了地上。此后趁着空隙,网约车司机驾车驶离了现场,乘客发现对方走了,当即拨打电话报了警,于是发生了报警这一幕。

“距离整车下线还有50天!”在昆明杨林工业园区北汽昆明新能源汽车的项目基地里,工人们正为首辆在云南生产下线的新能源汽车忙碌。

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滨海湿地生物地质重点实验室在摸清滨海湿地演化规律的基础上,充分利用湿地生态系统的自我调节能力并结合水文、地形等人工调控手段,建立了适用于不同滨海湿地的关键修复技术方法,并在辽河三角洲、黄河三角洲等滨海湿地取得了较好的修复效果。一是在盘锦开展芦苇和翅碱蓬湿地修复示范,通过水文调节、微地貌改造,成功恢复水文联通性,湿地水域面积增加,同时结合改变土壤基质、优选种子源、采用“春浅灌、夏勤灌、秋落干”的水位管理方法等多种手段,提高了湿地植被产量,改善了湿地生态功能。二是在黄河三角洲湿地通过建立生态水位和沉积基准面与植被生长的耦合关系,估算湿地生态需水量,提出构建黄河与湿地动态连通机制,当地通过修建引水沟渠,适时调整湿地水沙补给量,形成明水面-季节性积水-高地多级水分梯度带,满足不同植被水深需求,湿地生物多样性显著增加,生态功能趋于正常。三是建成全球芦苇同质园,从全球范围内选取91个芦苇基因种,经过种植对比实验,优选出了4个耐盐性高、生物量大、抗病能力强、适应我国北方地质条件的基因种,可作为湿地修复优选品种推广使用。

【施压“痛点”】

瓜达拉哈拉市抢劫案华人伤情严重送医

在村村通公交线路开通之前,蓟州区交通局和市公交四公司科学合理规划,方便居民出行。村村通1、2、3、4,蓟村村通专线8,蓟村村通专线9路等线路基本都是从农村进城区的线路,村村通5、6,蓟19路,蓟村村通专线15路等线路主要是村与村之间线路。在村村通没有开通前,出行基本就是拼车和乘坐个体营运车辆。在站点的选址问题上,区交通局工作人员根据之前的自发性站点进行逐一的实地考察,在线路上实行“定点发车、准时到站”的运营模式,并通过公众号、车厢内粘贴公告等宣传方式告知发车时间,可以根据需要安排出行时间。

据报道,根据欧盟议会的投票原则,议员们可以宣布投票错误并更正他们的投票,但是这不能改变之前的投票结果。此次宣布“投错票”的13位议员中,有十位表示本来想支持修正案却投了反对票,另两位则正好相反,还有一人称本想“弃权”。

抗日战争时期,周恩来在1939年7月20日中国女子大学(延安)开学典礼的讲话中,希望“女大”赶快培养造就大批女干部,到全国各地去领导广大的妇女运动。

在肥东县马湖乡创业村委会,工行合肥蜀山支行党支部捐赠了8000元饱含“工行温度”的助学金和慰问金,合肥市创新投公司赠送上沉甸甸的春节大礼包,安徽省爱心助学协会捐赠了价值12000多元的冬季生活物资。

尊重妇女,于细微处见精神

今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中国驻喀麦隆大使馆。工作人员表示,正在进一步了解情况。目前,当地警方正在调查。如果家属需要,大使馆方面会积极协助。

从写作背景来看,“90后”作家生长的时代,是中国经济起飞、急剧发展的时代,是互联网、新媒体占据主导性地位的时代,是多元文化激撞共生的时代。年轻的写作者们所依存的生长环境、持有的资讯信息、以及眼界视野等,都和前代作家有了很大的不同。在文学生产和传播媒介近乎革命性巨变的语境下,文学与社交、与日常生活的联系日益紧密,许多新的、驳杂的因素进入到文学场域当中,开始对写作本身、尤其是“90后”的创作形态产生了很大程度的影响。

陈毅元帅生前说过:“廉洁奉公,以正治国者,周总理也。”周恩来的党性原则和人格魅力,不仅彰显在内政外交和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而且体现在正心、修身、齐家等方面。通过他对妇女工作言传身教、率先垂范的事例,同样可以“一斑知全豹,滴水映朝阳”。对于各级领导干部清除男尊女卑、重男轻女等性别歧视的封建观念陋习,消除不正当男女关系等腐化堕落违法乱纪现象,无疑也是自省自律的明镜和榜样。

遗憾的是革命战争时期的艰苦工作和险恶环境,使周恩来、邓颖超失去了做父亲、母亲的机会。

北京站出站口大量旅客抵达。

(作者为中央党校原机关党委副书记)

第二次怀孕到1927年3月预产期时,周恩来正在上海领导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1927年3月21日,邓颖超在广州分娩了一个男婴,不幸的是难产,三天三夜也没有成功,当时还没有剖腹产技术,医生同杨妈妈商量后用了产钳,结果使婴儿的头颅受了伤害,刚生下来就夭折了。更可恨的是当时遇到广东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派大肆搜捕和屠杀共产党人,只能化装成医院的护士,乘坐小电船,离开广州,先到香港,又经过几天海上颠簸,到达上海找周恩来,人已经虚弱得不行了。休养半月后医生检查告知,由于产后疲劳过度,子宫没有收缩好,今后可能不会怀孕了。此后,邓颖超再也没有怀孕,成为遗憾。

但他俩把更大的爱给予了身边的孩子们:对于周恩来两个弟弟、几个堂兄弟和邓颖超的晚辈们亲爱而不溺爱;对于工作人员的孩子们关爱有加;对于烈士子女更加倾注了“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父爱和母爱。他俩养育了孙炳文、李少石、李硕勋、蔡和森、钱壮飞、张采贞等烈士的儿女,并认了叶杨眉(叶挺将军的大女儿)、孙维世(孙炳文烈士之女)、谌曼里(父亲谌志笃是周恩来早年在天津时的革命挚友、1919年9月“觉悟社”成立时的组织者和第一批社员之一)作“干女儿”。

大爱无疆,视烈士子女为己出

截止3月27日,伊朗红新月会代表萨利米表示,全国293个、村庄和游牧部落地区超过4.35万人获得援助。

消息甫出,舆论纷纷寄予热烈且善意的反馈。当然,调整与计生有关司局的政策,其实有迹可循。此前国家卫生计生委更名为国家卫生健康委,“计生”二字已消失不见。不仅如此,从2016年到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已连续3年未涉及“计生”字眼。这都为“计生”不再唱主角埋下了伏笔。

人民的总理爱人民,人民的总理人民爱,天地之间有杆秤,秤砣就是老百姓。1976年1月8日,周恩来不幸逝世,长安街上的哭声惊天动地,大江南北的哀思泪水如潮。1月下旬,邓颖超在中南海西花厅收到了天津市红桥区服装二厂73名青年工人寄来的一件小棉袄和一封信。工人们说:有句俗话“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周总理和邓妈妈为革命奋斗了一辈子,为人民服务了一辈子,但是没有一个亲生儿女。咱们不就是他俩的儿女吗!

当时,爱夫正在前台后侧冲咖啡,刘唐则站在她旁边。“当时,爱夫弯腰,把头埋下去冲咖啡。”刘唐说,突然,陈志伟拔出枪开了两枪,第一枪打到歌厅上方的大棚,第二枪打到茶几的玻璃上。

增量发展的惯性仍然存在,集体建设用地需进一步大力度减量提质增效。城市单中心集聚式发展还未彻底改变。主副结合发展、内外联动发展、南北均衡发展、山区平原互补发展的机制构建尚在起步阶段,京津冀区域城市群建设还需大力推进。

1949年3月24日,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周恩来为大会题词:“努力生产,打破封建。”

“歧视妇女就是歧视你自己的母亲”

从加强和改善党对全面深化改革统筹领导到抓好中央和地方机构改革;从激发制度活力激活基层经验激励干部作为到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实;从把新时代改革开放继续推向前进到对标重要领域、关键环节推进落实重大改革举措。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既有纵横捭阖的全局谋划,又有明确而具体的抓手和落点,引领全面深化改革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第一次是在1925年10月。邓颖超(时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兼妇女部长)在广州协助何香凝女士开展妇女工作。她在医生检查以后知道自己怀孕了,心里很慌乱:周恩来率军东征在外地,妈妈也不在身边,妇女工作又那么忙,哪里还有时间带孩子呀?年轻的邓颖超想来想去,就自作主张,悄悄服用中成药打胎流产了。事后,杨妈妈责备她不懂事,邓颖超也懊悔自己太轻率太幼稚了。

1949年10月14日,宋庆龄女士在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和开国大典以后,乘专车返回上海,周恩来到前门火车站为她送行。他把宋庆龄送上火车,然后自己就站立在正对着宋庆龄座位车窗的站台上。火车启动以后,周恩来就跟着车厢走;火车开快了,他就急步走;火车更快了,他就小跑、快跑;火车越开越快,他一直跑到站台的尽头,还向宋庆龄挥手;直到看不见了,他才离开车站。

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周恩来、邓颖超就共同约定,死后不要保留自己的骨灰。宋庆龄女士在悼文《怀念周总理》中写道:“在人民耕耘的大地上,在人民呼吸的空气中,他将永远和人民在一起。”是啊!周恩来大公无私,鞠躬尽瘁,生前没有自己,死后也无须保留自己。他似乎什么也没有给我们留下,又似乎把什么都留给了我们!

本来,邓颖超曾经两次怀孕。

1925年8月8日,周恩来(27岁)与邓颖超(21岁)喜结连理。历经沧桑五十余载,俩人始终同甘共苦,不离不弃。用邓颖超的话说,他们终爱如初的“秘诀”就是:互爱、互敬、互勉、互慰、互让、互谅、互助、互学。

陈锋、佘保青摄影报道

刚刚过去的2018年,大类资产配置投资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上证综指全年跌幅24.59%、深圳成指全年跌幅34.42%;而在经济下行的压力和流动性偏宽松的背景下,债券市场则进入了一波牛市;大宗商品前三个季度的牛市行情只用一个多月就出现了快速地回撤……

鸿运国际

上一篇: 成都青白江:华丽转身的路径选择 下一篇: 北京过去两年疏解提升500个市场和物流中心